故乡老屋 - 巴彦淖尔新闻门户网站_十大网赌网址,全球最大网赌正规平台

故乡老屋

发布时间: 2020-01-17 10:28   作者:田静玮(杭后)   来源: 巴彦淖尔日报    【字体:↑大 ↓小

 

  离开故乡十多年了,我常常会在梦里回到日思夜想的故乡,回到魂牵梦萦的老房子里。

  那里,留下了我们全家点点滴滴美好的回忆;那里,曾飘荡着亲人们的欢声笑语;那里,始终是我无法割舍的牵挂。

 

  我家的老房子坐落在我们村的河对面,一座高大、半圆形的山拥抱着我们家族的十户人家。每到春天,草木发芽,房前屋后的老杏树开满了淡粉色的花朵,微风轻拂,淡淡的花香扑鼻而来,引来无数蜜蜂嗡嗡地采蜜。树下,孩子们三五成群地嬉闹,惊得花瓣纷纷扬扬飘落一地。那些泥墙、青瓦、木门,都掩映在花海里,袅袅升腾的炊烟诉说着乡村的串串故事。这便是我记忆中故乡那幅迷人的山水画卷。

  那年春节回家后,总想去看看老房子。自从父母搬到城里后,老房子就一直空着。如今,村里的年轻人都已搬到干净整洁的小康村去了,只有三爹老两口和小叔老两口仍住在那里。

  一日,我去看望几位老人。走进村子,一种亲切的气息扑面而来。熟悉的小河、熟悉的山路、熟悉的草木,这一切都是我心中的牵挂。那条我曾经走了二十多年的小路,如今长满了野草,路两旁的地里都是郁郁葱葱的松树。沿着小路来到老房子前,大门外长满了野草,洁白的积雪上没有留下一个脚印,那把锈迹斑驳的大铁锁,忠诚而孤独地守着大门。

  我站在高处向院子里张望,看着荒凉的老院子,不禁想起曾经的小院是那么干净温馨。那时,院子里有一块菜地,母亲会种上白菜、萝卜、菠菜等各种蔬菜,还会在地边种上八瓣梅、指甲花、九月菊等各种花,夏天一片绿油油,秋天五颜六色满院花香!而如今,院子里长满了一人多高的杂草,挡得连人也进不去。

  院子上角母亲曾栽的那棵小云杉,已经高出房顶许多。虽然多年未修剪,但仍是那么笔直苍翠、枝叶茂盛。

  曾经的厨房,房顶和后墙都已塌了个大洞,摇摇欲坠。母亲曾在这间厨房里忙碌了大半辈子。虽然是土房,但母亲总是收拾得干干净净,将东西摆放得井井有条,水泥锅台擦得油光铮亮。那时候虽然穷,但母亲从来没有让我们饿过肚子。每天早晨天还没亮,我们睡得正香,母亲就悄悄起来,去厨房做我们姊妹几个上学要带的玉米窝窝头或黑面饼子,然后再做一大锅洋芋面,叫我们起来吃。冬天寒冷的早晨,我们津津有味地吃着母亲做的热气腾腾的饭,感觉浑身暖融融的。吃饱了,母亲会把烙好的饼子分给我们,让我们带着去上学。我们踏着微亮的晨光,哼着歌,走在乡间的小路上,温暖而快乐,那些记忆是多么清晰、多么深刻。

 

  苍劲的寒风拂走一串青春的思念,回首,仍是甜蜜。而那些闲置的篱笆、影子和墙,无言地静默着。风干的昨日,看往事,在如水的诗行里蹁跹;时光,悄然从指间溜走;老房子,留下了我们全家无数的故事与酸甜苦辣。

  曾记得,小时候我们挤在热乎乎的光席炕上,听母亲讲故事。我们慢慢进入梦乡,母亲却还要在煤油灯下为我们缝补衣服或做鞋子。有时一觉醒来,睁开惺忪的睡眼,依然能看见母亲低头凑在油灯下、上下抽线的身影。

  曾记得,每年快过年时,我们都会和母亲用旧报纸糊墙,每年糊一层新的。糊好报纸后,母亲总会用她灵巧的双手把红纸剪成各种大大的花朵贴在墙上,还会剪各种各样彩色的窗花贴在木格子的白纸窗户上,既喜庆又好看,增添了浓浓的年味。

  曾记得,每到大年初一,家族的兄弟姐妹们会挨家挨户地拜年,拜年的人每人能分到一块糖或一个核桃。那些美好的时光总是给人温暖,令人思念。

  西边那一排砖房是十多年前新盖的,我还记得盖房子时我们全家和村里人忙碌的情景。盖房子用的石头、沙子都是我们全家人用小木车一车一车从河沟里推回来的。老房子的一砖一瓦,都有父母亲劳作的印记。老房子是父亲母亲辛苦了大半辈子创建的家园,满含着父母的心血,是父母的自豪。那里是父母的根,也是我们的根。

  三爹送我们出门时,指着他房后的一块空地笑着对弟说:“这是我的坟地,将来我要睡在这里。我要守住这个老地方,不能丢。”看得出,三爹深爱着这片土地。他对这片土地的深情厚谊,也许很多年轻人无法理解。

  要走了,我还是有点不舍,站在门前张望着。坎下的地边上,是我和父亲、姐姐栽的几棵松树,如今已十多米高了。父亲已经不在了,我们也不再年轻,但这些青翠挺拔的松树,迎着风,迎着雨,顶着雪,默默地守护着家园。

  我用手机拍了几张老房子的照片,这些珍贵的照片不仅留存在我的手机里,还永远定格在了我的脑海里。

友情链接